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本報社評

在這一次反課綱事件中,看到與聽到這一群聚集在教育部前的高中生的行動與言論,令人感到心痛與憂慮。錢鍾書的夫人,楊絳女士,曾對大陸的年輕人說:「你們的問題就是書讀得不多卻想得太多」。我們也要勸這些學生,現在還是讀書的年齡,不是運動的時候。行動,如果沒有深刻的思想在背後,那與其說是運動,不如說是盲動。 為什麼說要讀書?讀書的目的是要讓我們了解人性的複雜以及事件的多元面貌,也讓我們在這些複雜與多元中,學會獨立思考以及人文關懷。可惜,我們在這一次的反課綱學生中,只看到了激情、獨斷、以及知識不足的硬拗。他們有勇氣,但只是愚勇,他們敢犧牲,卻只是成了幕後影武者的祭品而已。 先談知識的不足。對於課綱有關日本殖民的說法,有學生竟然為日本政府開脫,說台灣被日本殖民,因為畢竟當初是簽約,台灣才變他們的,如果說這件事情傳到國外去,被日本政府知道了,他們會不會憤怒、覺得不公平。這樣的說法,反映的不只是知識的不足,更是主體性的失落。如果日本用武力侵略,然後逼迫簽約,是合理的,那強盜只要逼人簽約就可以合理化其強盜行徑了。此外,有關慰安婦描述的調整,也有學生質疑,如何證明他們都是被迫的。這些學生難道從來沒有聽過這些慰安婦的血淚告白,沒有看過慰安婦的悲慘照片,以及他們向日本政府求償的辛酸過程嗎? 書讀得不多,知識不足,卻不自知,結果就會顯得荒謬地自大。孟子可以視大人而藐之,因為孟子的學問與道德皆可堪此,但學生對教育部長的態度,就只能用自大與無禮來形容了。這些學生展現的不是民主性格,而是獨裁性格,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百分之百的正確,而教育部是百分之百的錯誤,因此沒有協商的空間。 我們希望學生了解,歷史是多元的面貌,從不同的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東西。課綱的重要性,與老師如何授課相較,其重要性恐怕是微不足道。這些學生,或許正是其老師薰陶下的產物,才會讓他們只看到了一面,而不知道另一面。我們在此也要指出,台灣最大的教育危機,或許是在這裡,而不在於課綱。換言之,老師教導學生的,不是多元價值,不是獨立思考,而是某種特殊價值的灌輸。 台灣的過去,充滿悲情;台灣的現狀,十分複雜;台灣的處境,十分艱辛。這樣的台灣,讓人感到挫折,對年輕人而言,可能更是如此。但也正因為如此,教育者的角色更為重要,他們應該給學生更多元的知識,更強的思考能力,更人文的心靈,而不是把他們當成某種價值的信仰者。當老師在鼓勵這些學生的時候,他們可能正在摧毀台灣的未來。 學生們,書本不盡可信,老師也不盡可信,還是自己回家再多讀書吧!救自己的國家前,請先救自己吧!未來的路,那才是艱辛呢! 【中央網路報】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車貸/本報社評-莫成了幕後影武者的祭品-015000918.html


A5315792AAFFE1CB

文章標籤

m44km40c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